静心养性,纳凉消暑处处春意

盛夏的煩躁,總是被炎熱嚇破狗膽,掛在天穹紅火大太陽,熱辣辣曬出三四十度高溫,烤得大地如同火爐,讓萬物如洗桑拿,垢病出了人類對於夏之無奈與惋惜,在寥廓江天中迷茫。

那么,面對如此盛夏時節,如此炎熱異常,如此難以忍受,是選擇逃避,選擇隱忍,還是選擇直接面對,迎頭痛擊,將夏之季節,過出非同凡響之美麗,它,真讓我們不得不作出訣擇,自己選擇各自納涼消暑方式。

誠想,逃避非常簡單,況且僅有個把兩月,費用也不貴,自己悄悄迷迷去到山的深處,那裏空氣清新,氣溫適宜,不乏逃逸之消夏避暑勝地;但事物的兩面性,我們也不能回避,諸如患病住院、意外傷害,包括其他不可抗力等等風險,實不是最好選擇,若身強體健,盡可適當嘗試。但年年如此,歲歲如斯,夏避暑熱,冬避冷寒,身體適應了如此氣候,一旦發生變故,不能出行或有另外諸種,再去經曆冷熱寒暑,可能那時的自己,是否能夠承受如此顛簸與暑熱寒冷相浸,這是後話,權當放屁,概若不提。

默默隱忍,蝸居在家的溫馨,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腳不出戶,不挪其窩,電扇、空調二十四小時瘋狂旋轉,天天開著,時時不停,不去偷覷陽光燦爛,不去嗅吸新鮮空氣,不與家人周遭交流,還要罵爹罵娘罵天地,詛咒發誓嫌太熱,心高氣傲,怨氣沖天,這樣地與世隔絕,仿佛消聲匿跡,選擇的幾率,恣由任意。

第三種直接面對,迎頭痛擊的選擇,才讓我看到了高昂旗幟,在晴朗天空,泛現勃勃生氣,生命汪洋如水,運動泛現活力。管它盛夏炎熱,酷暑難耐,該吃吃,該耍耍,該玩玩,該鍛煉的甩手舞背,行走如風般迅捷,“夏練三伏,冬練三九”,平靜得與日常幾無二致,不是古人有雲:“大隱隱於世,小隱隱於野”之說,在廣袤無垠藍天下,徜徉自由靈魂,徜徉出竅妙機,徜徉生命偉大,吐納呼氣,靜心養性,納涼消暑,處處茁現春意。

真該認真覷覷,窺窺探探,行行走走,跑跑跳跳。捋一捋衣衫短褂,儀容整潔清爽,休管盛夏暑熱撲浪,休管全身汗流浹背,休管風塵仆仆腳步匆匆,快快去紅塵大街小巷,城市鄉村,沃野田疇,高原山崗……行走若風,奔跑馳騁,在天空映照大地,充實生命之寶貴。

瞧瞧,蟬鳴鳥翔開始出場,它們那種隱身或流線型飛翔,是否讓我們看出第一縷希望,濡沫著一路清涼,讓盛夏之舒適體驗,一瞬間驚詫莫名,蕩漾別樣芳華。

燭光搖曳,螢蟲輕撲,包裹的黑夜,瞳瞳閃耀,蟬鳴聲聲,在樹枝,在竹林,在草叢,把夏唱得哀怨彷徨,疏影星光,驚豔疊浪,聲聲潮急,呼喚納涼。

清茶一盅,坐臥隨意,墨染的夜幕,聊助雅興,品一品,呷一呷,掠看天穹,思想古代先哲聖哲,肯定把酒而歌,玩風弄月,李白、杜甫、蘇軾、辛棄疾等詩仙巨擎,不是有許多詩篇流傳於今,讓吾輩等之諸人,月夜誦讀,豈不快哉!

鳥翔翅羽,臨空而翔,翩飛舞蹈,啁啾有聲。一抹藍天白雲,風無一絲,驚鴻疏影,鳥兒如同多情種子,為天空帶來生機,也灑下優雅麗影。

蟬鳴鳥翔的鋪墊,天空似乎更加朗潤,萬物生機得到感染,英姿勃發,“死都不怕,熱奈我何!”僅一倏忽,仿佛聽到了它們吐蕊,包括人類,一個個豪情萬丈,撞破天籟,直抵靈霄寶殿,連神仙妖怪也頗感驚異。

水是響應的熱烈蠱者,在雨的放蕩之中,讓江河湖海,為不缺水的漲勢驚人,鋪天蓋地,洶湧澎湃;而溝渠河溪,似乎沒有它們底氣,但也水流滿滿,湍急奔瀉,浩浩蕩蕩,沿大江大河奔馳,滔滔不絕。

樹木禾苗,叢林植被,將綠意縈繞,恰似清風勁吹,拂出人間仙境,處處盈綠,時時見青,連眼睛也變作綠的小清新。任拙眼,偷窺初見微光,從葉裏縫隙,也能瞧個須涼,與心有靈犀,賞個欣愉。

我是最趁時光過客,“君子好逑,莫柯窈窕”,只要紅火大太陽稍事休息,特別是雨中雨後,早晨晚上,自己腳步,總是輕捷最勤,為睹之盈綠風景,馨享涼爽,不邁起大步,怎知其中分曉。

巴蜀成都平原之綠,只要我們一覷,哈哈,盛夏時節,處處可見如水洗浴痕跡,輕盈飄逸,通透泛亮,隨便停下輕掠,那嫩綠青藍,澄碧蔥翠,仿佛能掐水之感覺,只要嗅嗅,醉到了你,醉到了我,醉到了他,若無神思遐想,豈不辜負生命!

登臨送目,高樓目及,眺望遠處沃野平疇,河流山川,其秀美風光,旖旎無比,綠是主色調,嫋嫋婷婷,朦朧淺霧,將世間煙火味兒,熏陶,范兒十足,涼意送爽,熱浪遠遁。

這樣一幅一幅美圖,靜心養性,涼意送爽,為“心靜自然涼”帶來細致貼心,熱之消散,自胸臆放博,遠望,如斯。

聽聽,蟬鳴又開始高唱,此起彼伏,一聲一聲,餘音繞梁。我坐於其間,樹深林密,風兒輕吹,靠樹假寐,逸然天趣,聽得呀然聲綢,蟬笛勁吹,音韻嘹亮,不煩不厭,不焦不躁,享溢涼之勝境,妙萬物之永生。

但也有不甚雅觀,往往在傍晚納涼,總有三三兩兩行人,懶懶散散,在樹下,在植被,在草叢,找尋蟬蛻,找到一個,一旦分辯,即刻揣入隨身包袋。據說蟬蛻非常好吃,營養價值奇高妙物,但我從未嘗過,也不會主動去嘗試,而應還萬物自生自滅。

可鳥兒翅羽飛翔,掠之天空,放飛之心渺若風箏,手牽絲線為遊子,飛飛而去,飛飛而來,落於樹丫,落於屋梁,落於不知道地方。試想,飛的境界,鳥兒能飛,自己尚能飛乎。能,能也,心之飛,身之飛,情感也在飛呀!這時的自己,一心為之,不思其他,自然心隨意走,涼隨愜意,讓熱乎東西,自然仿若小偷,悄然跑出好遠,何談炎熱,僅侃溢興。

快快將熱之炎夏猛烈進行!自己去做自己,才算真正美麗人生。頗像攀爬比賽青蛙,雖然群體很多,面對爬之旅途,所有青蛙都於中途某處放棄,陸續拜拜,退出比賽,嘣了回去,只剩孤零零彳亍蛙兒,費了好大的勁,終於成為唯一到達塔頂勝利冠軍。於是,有只青蛙勇敢沖鋒,頗不服氣,趕緊跳去追問成功法寶,卻驚奇地發現,那只勝利者是個聾子,面對爬行途中,關於不可能爬上去議論,它一句也沒聽到。所以據此,生活本身就是如此,我們永遠不要聽信那些習慣消極悲觀看問題人們想法,他們怨天尤人,總是逃避,總是躲藏,總是聽天由命,恰恰相反,只會葬送所有強勁動力,將英雄也要送入地獄毀滅。

還是迅速地開展行動,跳起來吧舞起來,廣場舞整得奔放熱烈;跑起來吧跳起來,呼呼空氣拂得真爽潔;遊起來吧行起來,耳聞目睹風景綺麗……吃住行玩,戲鬧耍酷,賣萌的小女孩俏麗甜美,哈哈,靜心養性,納涼消暑處處春意,正在我們每一人兒生命之大樹,長青若縷,陽光明媚,心情飛揚,青春長存!